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市总工会 >> 文艺园地 >> 随笔文学 >> 正文


行走边地(四首)

来源:普洱市总工会 时间:2017/3/1 点击:1472

李冬春,男,白族.14岁发表小说。先后在《民族文学》、《诗刊》、《滇池》、《边疆文学》、《云南文艺评论》、《文学界》、《海燕》、《百花园》、《云南日报》、《小溪流》、《儿童文学选刊》、《边防文学》、《诗红河》、《云南民族报》、《昆明日报》、《散文时代》、《新华副刊》、《超然诗刊》、《常春藤》(美国)、《诗天空》(美国)、《中国文学》(香港)等刊物及网络发表文学作品。作品入选《中国当代新诗选》、《第三条道路》、《低诗歌年鉴》等多种选本,《糯扎渡》获2007年度“边疆文学散文奖”、《那一年,那一天》获“滇东南文学优秀小说奖”。第三届高黎贡文学节参展作家。出版、编著有小说集《拉木鼓》、文化散文集《阿佤山:司岗里的木鼓》等。各类文体的文学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网络。1995年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曾做过报刊编辑、电视记者。

 

行走边地(四首)

李冬春(白族)

 

在阿里晒太阳或心情

——致覃玉彬

一个还没老的人,已经提前知道

在隆冬的阿里乡村,端红泥小炉,泡澜沧千年古茶

闲坐墙根享受太阳抚摸,是天底最幸福的事

太阳就是你的天堂。它有光,你有金刚不坏之身

你必须洞察,从阿里农舍上升的一丝,一缕

一大片的光。一直在镀你的身,你的魂

晒太阳,一如晾晒收归粮仓的谷物:霉病部分

将被阳光过滤。什么都没有,你还有一把阳光

 

如果不嫌弃,阿里始终以一条乡村街道,两排木板房

迎接你这来自贵州的游子。它复制乡愁

尽管月亮更具乡愁品质,但那是夜色在捣乱

被遮蔽的时刻,忌出门,忌远游。宜居家、造屋

宜沉睡,梦容颜娇美的家中妻

从你的边防工作站向南,是缅甸泥土和花草

收回目光,周围的稻田是空的。一座座草垛

随意、自在,自己绘画乡村风景

当然也聆听,风过树林。世界制造自己的声音……

 

大地之上,人心当知冷暖。在阿里

学会晒太阳足矣。每天洗出一身阳光,半斤泥土

或者像一头驮两捆柴禾的黑驴,信步乡村小道

偶尔歇脚,让背上负重再吸点阳光

生为重,肉身在路上。阳光喂养的事物,是轻的

轻如蝉翼,薄如皮相。没有比乡土更近的怯懦了

在阿里铺天盖地的阳光中,无所事事是大境界

端坐灰尘的皮肤,从清晨到中午,到太阳回家

不要闭眼,世界还看着你。你只需理解冷或暖,远或近


 

 

永部落赋

 

云南大山,鸟巢无数

永部落佤寨,森林里悄无声息隐藏的鸟巢之一

多年前我曾在这里歇脚,踏实睡觉

早起的鸟,也没把我从梦中吵醒

 

我记住泥土和树,茅草和几根竹子

删繁就简,像隆冬掉光叶片的树枝

简约到一览无余,到剩出

一把乌黑的铁皮茶壶

一群羽毛暗淡,叫声极少的鸟

 

倦鸟归巢。炊烟总在傍晚升起

比鸟巢更小的,是圆顶的蘑菇

永部落在此,破土而出

没有更适宜的山水了

没有更确切的时节了

 

回到浸泡牛粪的温泉,我布满灰尘的内心

早该清洗。那就回到鸟巢

做其中一丝草根

回归鸟群,就做一尾飞扬的鸟羽

我要执拗地接受,流传永部落寨的一句鸟语:

“鸟羽不在天空,就在鸟的翅膀。”

访勐卧缅寺

360年前,傣族土司威远江边建下佛寺

图雕佛祖苦修,成道成佛。民虔诚之

观音感动,赐菩提植于双塔

塔包树,树包塔。两座心怀爱情的佛缘之塔

前世普渡,今生同修

绝妙是它。奇迹也是它

 

20年前,我与一群写诗下酒的友人

在塔前合影。我们都在做梦

梦中无飞天而来的舍利子

释迦牟尼远在他的东南半岛。说听不懂的梵语

我们的梦是一个个文字,慢慢爬满稿纸

 

现在,我乘出租车进入佛寺

白象不复。象脚鼓不响

采花浴佛和堆沙泼水,均无踪影

大殿前护香看签老者一人坐守

殿内有金佛。山门有收票人

我只逗留10秒,无法心生菩提

两棵菩提在塔座之上,枝捻叶片

菩提为树。道不存,心中无佛

 

被砌成墙的石头

 

石匠砌墙,石头翻身坐起

如果出自同一块大石头

它们必须打碎骨头,化整为零

以适应更小的力气和搬动

如果它们事先就是单独的个体

现在,它们又被码放成一堵集体的墙

整个下午,我观察一堆石头

几个石匠,铁锤,水泥浆。泥瓦刀

闪着锋利光芒,在泥浆里切割石头的神经

我一生都偏爱,熔岩冷却后的坚硬、沉重

即使背负它们,不但需要弯腰

更需要持久耐力。如火车沿铁路

满载各怀目的的陌生旅人,不知疲倦奔跑

但我还是怀疑,被砌成墙的石头

还是石头吗,或者它们注定就是一堵墙?

站在一堆石头的头颅,或许能看远点

石头为墙。围出一个布满隐喻的空间

背石头下山,那个人心中还背着一个魔鬼

谎言可以死去,石头却像无法死掉的舌头

墙越砌越高,高高在上

只到墙的另一头,彻底遮蔽

某个世界消失。这一生因为这无端的偏执

我要么绕过无数墙,要么无数次被隔离

被砌成墙的石头,是自己的终生囚徒

这唯一的囚徒,已经忘记外面还有什么

石匠收工,留下墙。那儿有禁止翻越的咒语

 

 
 上一篇 下一篇
 
 
工会简介 | 工会职责 | 联系我们 | 服务咨询 | 新闻动态 | 专题栏目 | 摄影作品 | 随笔文学 | 信息发布
Copyright 普洱市总工会www.pe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1006541号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5幢 电话:0879-2146867
您是1303296几位访问者